岳阳一男子贩毒获利320元 获刑2年半红网时刻4月20日讯(潇湘晨报记者 周凌如 通讯员 郑姝)湖南临湘男子杨某在11天...

岳阳一男子贩毒获利320元 获刑2年半

红网时刻4月20日讯(潇湘晨报记者 周凌如 通讯员 郑姝)湖南临湘男子杨某在11天内4次贩卖毒品给同一吸毒人员获利320元,杨某最终被公安机关抓获。近日,临湘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了一起贩卖毒品案,被告人杨某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对其贩卖毒品违法所得人民币320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对查获的毒品甲基苯丙胺予以没收,由公安机关销毁。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9年8月4日至14日期间,被告人杨某先后四次向戴某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冰毒)累计0.7克,得毒资人民币320元。同月14日,临湘市公安局民警将杨某抓获,并在其身上查获冰毒疑似物0.2克。经鉴定,该冰毒疑似物中含甲基苯丙胺成分。后被告人杨某又协助公安机关将涉毒人员周某抓获。

法院认为,被告人杨某违反国家有关毒品的管制规定,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杨某多次贩卖毒品,情节严重,应依法严惩。杨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杨某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具有立功表现,依法可以减轻处罚。杨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后,从其身上查获的0.2克甲基苯丙胺,应计入其贩卖毒品的数量。查获的毒品系违禁品,应予没收,其违法所得应予追缴。依据相关法律规定,遂作出上述判决。

疏忽致两童溺亡 网红获刑5年半

本报讯 (记者 李涛 戴幼卿 通讯员 王艺 赵增强)7月25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河北邢台市邢台县人民法院获悉,2018年8月,邢台网红李某带着两名儿童河边直播,沉迷于与网友互动,疏忽大意导致两名儿童溺水身亡,最终李某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

2018年8月的一天下午三点,某直播平台主播李某带着两个同村孩子一起去河边玩,这一去两个孩子就没能回来。事发后警方通过调取某平台直播记录发现,主播李某将两个孩子带到河边,自己沉迷于与网友互动,多次与网友进行网络pk,没有照看两个孩子,直播中有网友曾提醒李某注意照顾孩子,但其并未放在心上。后来,他将镜头切换成了前置,其镜头背景中闪过一个没穿衣服的小孩,此后不到两分钟,直播就关闭了。

今年4月,邢台县人民法院对李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一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在庭审中,李某供述,因他在直播时拍到孩子们光着身子的镜头,直播账号被平台封了,于是他赶紧给手机截屏告诉粉丝账号被封的消息。等他截完屏、发布完,就发现一个小孩已经不见了,另一个小孩在水坑中间漂着。孩子溺水后,李某试图下水施救,但未将二人救起,在未告知二人家长、未拨打120急救电话、未拨打报警电话以及未通知周围力量进行救援的情况下,因为内心恐惧逃至外地。案发后,李某最终还是被警方抓获。

此案日前在邢台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李某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

四川乐山住保中心“临时工”8年收好处费76万,获刑2年半

人们常以“小官巨贪”来比喻腐败行为与职务级别不成比例,然而岂止“小官”,“临时工”也可能“巨贪”。11月5日,红星新闻记者获悉,四川省乐山市住保部门的临聘人员刘晓龙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

梳理刘晓龙的判决书可以发现,在2011年至2018年期间,其利用职务之便收受某消防工程公司和电梯工程公司给予的“提成”和“好处费”共76万余元。专案组一位办案人员一语道出刘晓龙的贪婪,“办事就收钱,他几乎已经到了雁过拔毛的地步。”

有偿删帖半年获利76万获刑5年半是什么原因?有偿删帖半年获利76万获刑5年半具体情况(图1)

身居“要职”的临时工

今年52岁的刘晓龙是乐山市中区人,高中文化。10年前,刘晓龙以临聘人员身份进入原乐山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现为乐山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事务中心,简称乐山市住保中心)物管科工作,从事住宅专项维修资金交存、使用、监管等工作。

2019年2月21日,经乐山市监委指定管辖,五通桥区监委对刘晓龙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进行监察调查,并于当日依法对刘晓龙采取留置措施。4月4日,五通桥区监委将刘晓龙涉嫌受贿的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5月24日,检察机关向法院提起公诉。

据五通桥区监委调查,2009年,刘晓龙以临聘人员身份进入住保局物管科工作,从事住宅专项维修资金交存、使用、监管等,其管理对象是乐山市主城区所有物管公司以及各小区动用维修资金的工程项目所涉及到的企业,权力覆盖面广。

长期以来,刘晓龙一直在负责维修资金资料的审核工作,要动用维修资金,资料的审核就必须从刘晓龙这里通过,其岗位成了维修资金审核的第一关。专案组干部魏钊政介绍:“实际上,刘晓龙的后面还有科长、分管副局长等层层把关,流程上卡得很严,想在审核上动手脚基本不可能,从这个角度来说,刘晓龙没有实质上的权力。”

不过,刘晓龙是直接面对管理服务对象的人,他在审核上做不了手脚,却在“协调”上动了心思。魏钊政介绍说,10年间刘晓龙在自己的领域内“呼风唤雨”,向管理服务对象打招呼、收好处费,而管理服务对象几乎照单全办,也未进行过相关举报。

有偿删帖半年获利76万获刑5年半是什么原因?有偿删帖半年获利76万获刑5年半具体情况(图2)

8年收受好处费76万

在同事们眼中,刘晓龙是个踏实肯干的老实人。不过,在原四川联华消防乐山分公司负责人余某某眼中,刘晓龙却变成了公司里不折不扣的“业务员”。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联华消防乐山分公司为拓展消防维保和消防维修业务,时任公司负责人的余某某和刘晓龙商定,由刘晓龙利用其管理物业公司的职务便利,向各物业公司推荐该公司的消防维保或消防维修业务。

在实际操作中,刘晓龙采用透露各个小区消防维护维修的信息、给物业公司人员打招呼,之后余某某去具体谈业务,或者在吃饭、喝茶期间向物业公司负责人引荐余某某等形式,为联华消防乐山分公司推荐和促成业务。

余某某在证词中表示,他在与物管公司的负责人接触时会提及和刘晓龙是同学关系,实际很多物管公司负责人也知道刘晓龙和他是同学。后因联华总公司和他们不再合作,在2017年底注销了联华消防乐山分公司,成立了四川道和远大科技公司乐山分公司。

判决书显示,在刘晓龙的促成下,被“打招呼”的东信、民生、乐和、英联华、华瑞、花城、希尔顿、汇丰、银基、万禹等近20家物业公司先后与该公司签订了100多份消防维保(维修)合同,涉及到时代东安、莱佛士帝景、亚马逊、七星海棠、北欧印象、天韵城、嘉州现代、翡翠森邻、龙湾水岸、斑竹印象、罗浮盛世、城际领域等40多个小区。

根据双方约定,刘晓龙按照消防维保合同总价的20%、消防维修合同总价的10%标准收受该公司的“提成”。截至案发,联华消防乐山分公司与道和远大乐山分公司先后支付刘晓龙好处费共计人民币738933元,其中最大的一笔157463元,最小的一笔1600元。

此外,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至2017年期间,刘晓龙还在两个电梯维修项目中,受施工方四川兄弟电梯工程有限公司请托,利用职务之便在审核该公司申请使用维修资金的资料及拨付款项过程中予以关照,非法收受该公司“好处费”26000元。

法院一审判决获刑两年半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刘晓龙是国有事业单位中从事公务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764933元,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应当追究其刑事。

刘晓龙在接受调查谈话期间,在组织仅掌握其收受兄弟电梯贿赂2.6万元的事实基础上,主动交代组织未掌握的主要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减轻处罚。刘晓龙积极退赔部分违法所得、真诚悔罪,可以从轻处罚。

针对刘晓龙辩护人辩护称现有证据不能证实部分物业公司和联华消防乐山分公司签订合同系经刘晓龙促成等,应对相应金额进行扣减,法院查明,余某某为了给公司承揽更多的消防维保和维修业务,基于刘晓龙的职务身份,请托刘晓龙为其公司向各物业公司推荐和促成业务,同时刘晓龙对该请托事项明知并持续实施了向物业公司推荐该司业务的行为,符合“实际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情形,同时刘晓龙非法收受该公司多次支付的好处费共计738933元,即使部分物业公司否认刘晓龙有推荐行为,部分项目余某某认为靠公司自己争取,但不影响受贿金额的认定。

辩护人辩护称刘晓龙具有自首、退赔部分赃款等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和本院查明的事实相符,予以采纳。辩护人辩护称刘晓龙未给国家造成损失、不具有索贿情节,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本院不予采纳。

10月12日,五通桥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刘晓龙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对被告人刘晓龙的违法所得人民币764933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握有公权“临时工”属监察对象

在规定时间内,刘晓龙未提起上诉,目前判决已经生效。刘晓龙案尘埃落定,但如何加强对握有公权“临时工”的监管,却依然令人深思。

今年7月,乐山市纪委监委曾对该案的查办情况进行公开通报。据专案组工作人员介绍,刘晓龙刚被留置时一脸茫然,丝毫没想到自己的行为已涉嫌犯罪,“我不是公务员、也不是党员,我不是你们的监察对象,我收的也是私人公司的钱,应该不犯法吧……”

随着办案人员对《监察法》的深入讲解,被留置后的第二天,刘晓龙的心理防线逐步崩溃。刘晓龙作为乐山市住房保障局物管科工作人员,从事住宅专项维修资金交存、使用监管工作,行使的是公权力,显然属于监察对象。

“办事就收钱,刘晓龙几乎已经到了雁过拔毛的地步。”专案组干部卫勇金一语道出刘晓龙的贪婪。收受好处费22次、共计764933元——面对列出的清单,刘晓龙悔不当初。庭审现场,他表示已深刻认识到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对不起组织、单位领导、同事和家人,他认罪悔罪,并愿意积极改造自己,争取重新做人。

针对此案,专案组组长曹敏说,“刘晓龙的案例让我们清醒的认识到,有公权力存在的地方,就有滋生腐败的可能,与其身份和职务无关。关注‘隐蔽’人群,堵住制度漏洞,将是我们接下来努力研究的课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