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大亨性侵案受审记2018年6月5日上午,韦恩斯坦在纽约曼哈顿法院首次出庭。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刘星近日,据报道,美国...

好莱坞大亨性侵案受审记

日本记者诉性侵案这是真的吗?日本记者诉性侵案令人震惊(图1)

2018年6月5日上午,韦恩斯坦在纽约曼哈顿法院首次出庭。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刘星

近日,据报道,美国好莱坞巨头韦恩斯坦性骚扰女明星的案件,将以4400万美元(约3亿元人民币)达成和解。报道称,尽管他否认了涉嫌对超过75名女性有过性侵或者性骚扰。但他将会于6月就对两名女性的性侵案件在纽约受审。

丑闻曝光后遭到起诉

韦恩斯坦是好莱坞最著名的制片人之一,他监制过一系列得奖电影,包括《莎翁情史》《国王的演讲》以及《艺术家》。自1999年至今,他监制过的电影总共赢得过81座奥斯卡小金人。他在上世纪70年代创办了米拉麦克斯电影公司,该公司一开始主要是制作艺术片。

2005年,他与米拉麦克斯分道扬镳,与弟弟罗伯特共同创办韦恩斯坦影业。2017年,一家站报道称,韦恩斯坦在好莱坞已经权倾一时,以至于在奥斯卡的获奖致辞当中,人们感谢他的次数与感谢上帝不相上下。

也在2017年他的丑闻开始曝光。当年10月,《纽约时报》刊发报道,披露数十年来针对韦恩斯坦性骚扰的指控细节。除阿什莉·贾德之外,演员露丝·麦戈万也是最早站出来指控他的女性之一。

在这些指控当中,包括指控韦恩斯坦强迫多名女性为他按摩以及看他裸体。他还被指曾答应帮助一些女性的事业发展,以此换取性服务。

对韦恩斯坦的公开指控引发了一场被称为“#MeToo(我也是)”的网络运动,数以百计的女性出来指控一些高知名度的男性性骚扰和性侵害,他们所属领域包括商界、政界和娱乐界。

随着指控越来越多,韦恩斯坦影业不得不解雇韦恩斯坦,并申请破产。

2017年12月6日,6名女性向纽约法院递交诉状,声称代表数以百计的受害人指控韦恩斯坦以及其公司董事会成员多年来协助隐瞒韦恩斯坦性侵事件。

6名原告在发布的联合中说:“韦恩斯坦是一个(性)掠夺者,罗伯特(韦恩斯坦的兄弟)知道这一点,董事会知道,律师们知道,私家侦探知道,好莱坞知道,我们知道,现在全世界都知道。”

6名原告了韦恩斯坦涉嫌性骚扰和性侵的细节,并引用了一些媒体揭露韦恩斯坦的报道,其中包括《纽约客》和《纽约时报》曾刊登的关于韦恩斯坦如何压制记者曝光其丑闻的文章。

被检方公诉后自首

2018年2月,针对韦恩斯坦涉嫌性侵多名女星事件,纽约州检察总长史树德向韦恩斯坦及其兄弟罗伯特以及他们共同创立的电影公司提出正式起诉。检察官以一级强奸和三级强奸两项罪名起诉韦恩斯坦。

史树德表示,经过4个月的调查,发现韦恩斯坦多年来以职业发展等为由,不断恐吓和性骚扰、性侵女员工。史树德在曼哈顿提交的法庭文件指出,其公司高管及董事会对此熟视无睹,纵容他的罪行,多次违反法律未能保护员工免受性骚扰、恐吓和歧视。

检方也收集到大量有关韦恩斯坦性骚扰、恐吓及其他不当行为的证据,其中包括使用威胁性语言,如以“我会杀死你的家人”“你不知道我能做什么”等威胁受害女员工。

据报道,这份39页的诉讼书称,韦恩斯坦经常把那些脆弱、有抱负的模特、女演员和演艺人员当作性征服对象,并利用公司资源和以工作机会为由,换取性方面的服务。

诉讼书提及了韦恩斯坦及其公司违法行为的两种主要形式。首先,作为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韦恩斯坦反复和持续对女员工进行性骚扰;其次,韦恩斯坦反复地利用他的职权,为他寻求在工作中的性服务。

此外,纽约检方还指控称,在韦恩斯坦的意见下,该公司雇佣了一群女员工,她们的主要工作是陪韦恩斯坦参加活动,并性服务。起诉书还称,公司的助手被迫采取各种措施扩大韦恩斯坦的性侵行为,包括通过短信或电话韦恩斯坦的朋友和其他潜在的性伴侣,并在他的日程表上为性活动保留时间。

史树德在起诉书中要求,任何公司收购都必须确保受害人获得相应赔偿。

2018年5月25日早上,韦恩斯坦来到纽约警察局自首,走进警察局自首时,他不得不穿过成群的记者和摄影师,但是与他以往经历的红毯完全不同的是,这一幕显现出了这位前好莱坞金牌制作人在曝出性侵丑闻后,已经落入了何等境地。投案之后,韦恩斯坦在交付了100万美元保释金后获释。根据警方的要求,他必须携带GPS定位追踪器并上缴护照。

两次出庭否认强奸

2018年6月5日上午,韦恩斯坦在纽约曼哈顿法院首次出庭,大陪审团起诉这位好莱坞大亨,指控他强奸两名女性。

报道称,韦恩斯坦当天穿着黑色西服和领带与辩护律师一道抵达位于曼哈顿的法庭。韦恩斯坦强奸案的第一件据称2004年发生在纽约市格林威治街韦恩斯坦公司办公室,女演员埃文斯说,韦恩斯坦强迫她发生性行为。第二件据称发生在2013年纽约市中心的希尔顿双树酒店,韦恩斯坦在一个房间里违背一名女子的意愿,强奸了她。

如果被判罪名成立,韦恩斯坦将面临25年监禁的刑罚。

曼哈顿地区助理检察官伊鲁兹说:“被告人利用他的地位、金钱和权力引诱年轻女性并且性侵犯她们。”

韦恩斯坦否认了所有关于非自愿的性指控。他的律师称:“韦恩斯坦先生一直坚持认为他做的任何性行为都是自愿的。”

离开法庭时,韦恩斯坦并没有对等候在外的记者作出任何表态。他的辩护律师布拉夫曼表示:“我们将会提出一系列法律动议,以便获得更多信息,(审讯)过程可能也会受到影响。如果我们成功了,可能就没有审讯了。但如果仍有审讯,我们将会迅速和积极地采取行动以争取为韦恩斯坦洗刷罪名。”

2018年7月9日,因涉嫌性侵遭控罪的韦恩斯坦再度在曼哈顿出庭应讯,他拒绝承认第三名女性对他提出的性侵害指控,而且律师宣称他将对抗多项性侵指控。

这一次,韦恩斯坦被控在2006年强迫一名女子同他发生性行为和对她的两项掠夺性性攻击。如果罪名确立,他最高将获判无期徒刑。韦恩斯坦否认这一指控。此前,他也对两名女性的指控提出无罪抗辩。

代表第三名女性的律师欧瑞德说,她的客户将在审判中宣誓作证。她也讥讽布拉夫曼说:“你真的愿意让你的客户面对陪审团吗?我觉得你不敢冒这种险。”第三名因性侵将韦恩斯坦告上法庭的女性,身份一直没有公开。

除了在纽约的案件以外,美国联邦政府在洛杉矶以及英国伦敦等地还在对韦恩斯坦进行额外的调查。

和解协议不影响刑事指控

美国媒体近日报道称,韦恩斯坦已与原先自家公司的董事会、纽约州检察长办公室及与出面指控他的多位女子等三方,以4400万美元初步达成和解协议。案件多名原告和她们的律师,还有韦恩斯坦影业的前雇员和债权人,将会分得其中的3000万美元。余下的1400万美元将属于韦恩斯坦法律团队的费用,包括一些在案件中被列为辩护人的电影公司前董事会成员。

报道称,和解协议涉及的女性事主名单没有公开。据美国电影杂志《综艺》报道,其中一些涉事的原告对于和解协议的金额犹豫不决,有可能给协议带来不确定因素。

《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称,这笔和解金的资金来自于保险单。韦恩斯坦的弟弟兼其工作时的联合创始人罗伯特的律师亚当·哈里斯近日向特拉华州一位破产法官告知了这项和解协议。而协议内容仍需经过监督韦恩斯坦公司破产程序的顾问们同意。

律师亚当·哈里斯向法官表示,他们与民事案件的案件受害人达成“原则上的经济协议”。他还表示:“我个人是非常乐观。”

预计调解工作将会在继续进行。目前为止,在不同利益方之间已经进行了超过11场的调解会议,合共用时超过133小时。5月15日,法庭文件形容调解过程是“高度对立”。

韦恩斯坦的发言人对和解协议的消息拒绝发表评论。纽约州检察长的办公室也没有立即回复评论请求。

《华尔街日报》指出,这份和解协议的目的,是要达成一项对全世界所有针对韦恩斯坦的民事起诉有效的和解方案。目前,韦恩斯坦在美国、英国及加拿大均被起诉。这项协议是针对一宗民事事务,对于其他刑事指控审讯没有影响。

因此,这项和解不影响去年5月纽约曼哈顿大陪审团以强暴和性犯罪罪名起诉他的刑事诉讼。韦恩斯坦要在6月出庭,就两名女性的五项性侵指控接受审讯。尽管他已经否认控罪,但据报道,一经定罪,韦恩斯坦可能会在监狱中度过余生。

有罪 !澳大利亚红衣大主教性侵案收尾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杨征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郝树华】上诉无效,继续服刑!当地时间21日,因性侵儿童锒铛入狱的墨尔本红衣大主教乔治·佩尔试图为自己“翻案”,而此次上诉却遭到维多利亚州高等法院的驳回。如今,这个身败名裂的梵蒂冈神职人员只存在理论上的“脱罪”机会,而且很有可能受到国家法律与教廷戒律的双重惩罚。在国际舆论看来,这桩案件的司法裁决极具里程碑意义——即便是位高权重的神职人员,如若犯罪也难逃法律追责。

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AAP)22日称,在21日的庭审当天,法庭外聚集着不少抗议者。大主教佩尔穿着一身黑色装束出现在法庭,多数时间低垂着头、一脸漠然。此前,他已经在监狱中度过了170多个日夜,其中包括他的78岁生日。当主审法官落槌、判定他“将继续服满余下刑期”时,法院外的人群爆发出欢呼声。有抗议者表示:“他还是更合适绿色的服装(囚服颜色)。”佩尔暴行的一名受害者、代号“J.J.”的男子在采访中表示“如释重负”。

因早年性侵、猥亵两名唱诗班男孩,佩尔于今年3月被澳法庭判处有期徒刑6年,且服刑满3年零8个月后方可办理保释——这意味着佩尔出狱时将年过八旬。对于所受指控,佩尔一直坚称无罪;接到一审判决结果后,他很快便开始着手上诉。在律师团队的协助下,上诉方罗列出性侵案的“13处疑点”,从作案的时间、环境以及“可操作性”等多个方面提出质疑、试图通过诡辩实现翻案。

然而,在21日的庭审当中,主审法官将这些所谓“疑点”逐一驳回。其中,双方就性侵“可操作性”的辩论尤为精彩:根据佩尔一方的说辞,案发时大主教身着“沉重的”主教圣袍,而这身行头无法从正面“开口”,意即他不具备“作案可行性”。而检方回击,大主教的圣袍并非给重罪犯人或精神病患者所用的“拘束衣”,这身服饰具备一定的“可调适性”。其实早在庭审前,检察官曾特意邀请3名主审法官亲自体验了一下“圣袍加身”的感受。主审法官弗格森表示,“这类服饰没有那么沉重或不便”,并断定佩尔具备作案条件。

上诉失败后,佩尔的一名发言人对判决结果表示“失望”,声称其法律团队将全面研究判决书、并继续向高一级司法机关上诉。该发言人还表示,3名主审法官最终是以2比1的投票结果驳回的上诉,说明法庭对此案仍有分歧;她再次强调“大主教是无辜的”。不过在很多媒体看来,佩尔此次败北基本意味着翻案无望。从理论上说,他仍可在28日内向堪培拉的最高法院上诉,但这样的诉求不太可能被最高法院受理,除非案情出现极具争议的新疑点。

21日的最新判决受到了澳大利亚政界及宗教界的高度关注。澳总理莫里森对性侵受害者表达同情,强调司法机关作出的判决结果必须得到尊重。总理还表示,国家可能会收回授予佩尔的澳大利亚荣誉勋章。澳大利亚天主教主教协会主席科勒里奇表示,天主教神职人员笃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接受当日的判决。梵蒂冈教廷22日也发表,称教会方面将等待佩尔“穷尽一切法律手段”之后,再决定是否按教会法对其采取措施。虽然佩尔已经服刑数月,但他目前的身份仍然是梵蒂冈枢机主教,只不过已不再担任梵蒂冈的官方职务,同时不得开坛布道、更不得接近未成年人。如教廷同样判定其有罪,那么他将有可能被剥去圣袍、褫夺神职。

此外,另一名受害者的父亲表示将继续对佩尔提起民事诉讼、寻求经济赔偿——他的儿子当年与“J.J.”是唱诗班的好友,但因童年阴影,他早在14岁就染上了吸毒恶习,后于2014年死于吸毒过量。

AAP称,在国际舆论以及不少儿童权益组织看来,澳大利亚对佩尔性侵案的处理堪称是一道“分水岭”,为同类案件的受害者带来了伸张正义的希望。据了解,佩尔案发前在梵蒂冈位居“财务总管”要职,其实际地位算得上罗马天主教廷的“三把手”,也是迄今为止梵蒂冈位阶最高的、因性侵儿童而被定罪的刑事罪犯。

媒体称,少数神职人员对儿童的伤害行为,数十年来一直是梵蒂冈教廷难以抹去的污点。而教廷对这类丑闻的秘而不宣以及自成一派的处置体系,长期引发世俗社会的强烈不满。不过,自方济各出任教宗以来,大刀阔斧地推出了系列改革举措,比如在教廷成立反性侵委员会、并对神职人员的涉性丑闻进行公开道歉,等等。

日本女记者伊藤诗织遭性侵案胜诉 获赔330万日元

日本记者诉性侵案这是真的吗?日本记者诉性侵案令人震惊(图2)

伊藤在法院门外举起写有“胜利”一词的标语。

《日本时报》推特截图

新京报快讯(记者 谢莲)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当地时间12月18日,日本女记者伊藤诗织被性侵案终于迎来民事判决,法院判处前东京广播系统电视公司(TBS)记者山口敬之赔偿其33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1万元)。

对于这一判决,伊藤诗织表示“太开心了”“我们赢了”。山口敬之当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会对此提起上诉。

据报道,2015年4月,还是实习记者的伊藤诗织和时任TBS华盛顿分部负责人山口敬之吃完晚饭后,在处于深度醉酒状态下被山口敬之带至酒店发生性行为。伊藤随后起诉山口敬之,但山口敬之声称是在征得伊藤同意后才发生了性关系。

2016年7月,东京地方检察厅以证据不足为由,对山口敬之不予刑事起诉。2017年5月,伊藤诗织公开姓名和长相,举行新闻发布会,并在《黑箱》一书中揭露了案件细节。

此后,山口敬之以伊藤诗织损害其名誉、侵犯其隐私为由起诉伊藤,要求她赔偿1.3亿日元。但法院驳回了山口敬之的上诉,认为伊藤诗织公开的案件细节真实,其目的是为了改变性侵案受害者的处境,是出于公共利益。

据共同社报道,虽然刑事案未立案,但伊藤坚持发起民事诉讼,要求山口敬之赔偿1100万日元。东京地方法院认为,山口敬之在未经伊藤诗织同意下与其发生性关系,而伊藤“没有虚假陈述的动机”,最终要求山口对伊藤作出民事赔偿。

宣判后,现年30岁的伊藤在法院门口举起了写有“胜利”一词的标语,并对记者表示,“我们赢了,我太开心了”。

BBC指出,在日本,受害者很少会上报性侵案件,因此伊藤诗织成为日本#MeToo运动的一个代表性人物。

据报道,山口敬之曾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撰写传记。伊藤是日本史上首位公开身份、以本名告发性侵事件的女性。伊藤将自身经历写成纪实作品《黑箱》,该书出版后反响巨大,并翻译成外语出版。2018年,英国广播公司(BBC)曾经将伊藤诗织的遭遇拍成纪录片《日本之耻》,在日本国内外引起广泛反响。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网友评论